首页
  • 军事
  • 教育
  • 娱乐
  • 综合
  • 文化
  • 社会
  • 健康养生
  • 汽车
  • 体育
  • 国际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旅游
  • 夜读|大时代,小生活
    2019-10-25 09:07:14  阅读量:1410  
    1

    摘要: 而这一切,都要从1979年tvb的电视剧《楚留香》开始说起。在剧中,秋官出演楚留香,芝姐成为了香帅著名红颜知己苏蓉蓉的扮演者,与此同时,阿姐则饰演楚留香的另一位红颜知己,也是一个半原著、半原创的角色,

    ——小时候,国庆节是一颗悸动的心在跳动,小伙伴们在挥手,作业在后面;

    -在大学里,国庆节是除春节之外唯一回家的节日。学校被遗忘了,家乡在我心中。

    -下班后,国庆是半年匆匆忙忙、倚着床计划长途旅行后难得的喘息时间。

    近30年后,我对国庆节的印象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觉得国庆节是对没有享受暑假的一种补偿。我要特别感谢这所学校的人性化。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假期是国家批准的,不是学校决定的。这既愚蠢又天真。

    那时的兴奋甚至会超过春节。毕竟,在被暑假的放纵突然束缚了一个月之后,当“释放”突然到来的时候,这种期望就更强烈了。特别是,如果老师少留作业,性价比将高于暑假和寒假作业多的情况。

    国庆节通常是秋季收获季节。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我的印象充满了田野的味道。

    那些年,除了在田里和稻田里帮助老人之外,最大的乐趣就是在齐膝深的草地上抓蚱蜢。这是蚱蜢一年中最胖的时候。初春时,蚊子大小的蚱蜢已经扩展到手指的粗细。如果你有绿色、棕色和幸运的草,你会发现一些斑点。

    现在我想起来了,蚱蜢只有一个春秋。那时,我们不知道如何哀叹“死者如丈夫”。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忧无虑地漫不经心地长大。

    2009年秋天,当我在高三的时候,我总觉得我的日子“快没钱了”。就连小时候漫长的国庆节也缩短到只有三天。背着沉重的书包回家,我想我必须放松一下。所以国庆节那天,我呆在家里看了一上午的游行。在假期里,每一分钟都很重要,这是一种奢侈。

    军装、武器,对于当时的年轻人来说,怎么可能不被激怒呢?那时,我仍然在心里告诉自己,我必须去北京。然而,在整个大学期间,由于缺少门票和金钱,我基本上成了一个“假日宅男”。

    2015年,我大学毕业,去北京工作。从那以后,我习惯了国庆节旅行。

    上个国庆节,我提前一个月制定了一个旅行计划,增加了假期,提前两天出发,试图巧妙地避开人群。从北京一直向南,在人山人海中,我经过几个城市,不停地停下来,每天留下两万步的脚印。

    我以为努力工作会有回报,但现实告诉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一切“投机取巧”都是无效的。

    从北京的王府井到天津的意大利街和济南的芙蓉街,我们在每个城市的老街上吃着相似的小吃,并在每个著名景点前摆着相似的姿势拍照。这是我们的小生活,平凡,平凡,甚至一样,但我们很快乐。

    人群中,有你和我。这是我们的大时代,也是我们的小生活。国庆节不仅是我国的生日,而且已经成为一个具有鲜明特色的节点,深深地根植于我们的生活中,成为影响亿万人民身心活动的一部分。

    据统计,去年“十一月黄金周”期间,全国接待国内游客7.26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5990.8亿元。今年,一些机构通过监测数据预测,“11”假期期间全国旅游次数将超过8亿次。

    五个月前,我去云南旅游,我的骨头几乎要散架了。我在我的朋友圈子里发誓,六个月内我再也不会出去了。然而,随着国庆节的临近,我发现我周围的人已经“清楚地”为这个节日做好了安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行计划。

    为了防止自己被孤立和遗忘,我打开地图,开始了一项策略,绞尽脑汁分析最喜欢的时间、路线和地点...在这样一个大时代,我们就像波浪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扬起,流向远方、前方和我们向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