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教育
  • 娱乐
  • 综合
  • 文化
  • 社会
  • 健康养生
  • 汽车
  • 体育
  • 国际
  • 时事
  • 财经
  • 科技
  • 旅游
  • 「万流归浩汗」记赵朴初与中共领导人的交往
    2019-10-28 09:51:05  阅读量:4966  
    1

    摘要: 在赵朴初与中共领导的交往当中,有一件小事让他感慨颇多。1949年9月下旬,赵朴初作为宗教界代表,赴京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参与商讨建国大事。赵朴初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邓小平等中共领导人之

    20世纪20年代,赵浦初被苏州大学附属中学预科班录取,后来以优异成绩进入苏州大学。在这里,他开始接触新的革命思想。1925年5月,“五·三十运动”爆发。作为苏州大学附属中学的代表之一,赵朴初积极参加罢工、集会、募捐等活动,投身于反帝斗争。他当选为吴栋大学安徽省协会副主席,并结交了一些进步的朋友来接受马克思主义。他的同胞兼同学梅大军在学习期间与中国共产党有过一些接触。他经常向赵普初介绍共产党的情况,并给赵普初读陈独秀的《新青年》等进步刊物。共产党的救国救民思想已经在赵朴初的头脑中扎下了根。

    1952年2月16日,周恩来和赵朴初(中)参观了北京的广济寺。

    1958年6月30日,赵朴初陪同毛泽东会见了由胡达法师率领的柬埔寨佛教代表团。在等客人的时候,毛泽东兴高采烈地和赵浦初谈了谈。他开玩笑地问赵朴初:“佛经里有一些奇怪的语言。佛陀说第一个波罗莫,即不是第一个波罗莫,是第一个波罗莫。佛说赵普初,不是赵普初,是赵普初。先肯定,然后否定,再否定,不是吗?”当毛泽东开口说佛时,赵浦初会意地笑了。从毛泽东的话中可以看出,他非常熟悉《金刚经》。在所有佛经中,金刚经是最重要的。“佛说”、“即非”和“是名”是《金刚经》的主题,所有的《金刚经》都反复讲述了这个主题。它回答了菩萨“降心”的关键,一直受到中国佛教徒的重视。但是赵普初并不完全同意毛泽东的观点。他微笑着说:“不。”这既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总的来说,赵普初喜欢学习佛教般若。他发现有许多辩证哲学和辩证方法。例如,老子说“道可以是道,而不是道”,这与禅宗是一致的,因为一旦真理可以用语言来表达,它就不是原始的和永恒的真理。赵朴初甚至认为黑格尔辩证法与佛教有一定关系。这一次,看到毛泽东谈论辩证否定,赵浦初谈了自己的看法。毛泽东对赵朴初的回答很满意,点点头说:“看来你的佛教真的有辩证法的味道……”说到这里,胡达大师到了,对话不得不中断。在此期间,毛泽东一直在研究佛教和共产主义相互联系的地方。1955年3月8日,毛泽东在与达赖喇嘛谈话时,明确表示:“信仰佛教的人和我们的共产党人合作,为所有生物,即人民,减轻压迫的痛苦。"

    在赵朴初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交往中,有一件小事让他感触颇深。1949年9月下旬,赵浦初作为宗教代表前往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参加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一伟大事件的讨论。赵浦初从20岁开始吃素,他的生活非常简单。会前,他对妻子说:“我明天要参加CPPCC会议,必须吃肉和配菜。”中国佛教徒是素食主义者,没有任何条件只能吃肉配菜。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在签到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时,工作人员马上说,“你是老赵朴吗?请坐在里面,这里有素食座位。”原来周恩来早就考虑过他,并专门为他安排了一顿素食餐。小事深深打动了他。

    赵朴初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邓小平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亲密友谊在他的大量诗歌中有所体现。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写了一些诗来纪念他的朋友,而不用担心受到迫害,充分显示了他简单而深刻的感情。陈毅死后,在巨大的压力下,赵朴初写了许多寓意深刻的诗。他写了《陈毅同志举诗》:

    所有的声音都来自世界各地,到处都能听到。

    我一年轻就害怕鬼,一年轻,我的头发就充满了雷声。

    赖友尧的日托所,穷于跖骨斧切割。

    大树什么时候被拔掉?

    你觉得自己像知心朋友吗?

    哀号不是私人的,中国的风雨是阴郁的。

    1976年新年刚过,中国迎来了一个寒冷而悲伤的春天。周恩来总理因病去世。举国悲痛,人民义愤填膺。赵朴老立即写了一首诗:

    大星星落在天空的中央,来自世界各地的波浪扫过洞。

    归根结底,永成已经受苦了几千年。

    很难做到最好,悲伤和勤奋对一个人的旧梦有害。

    摄影史上有谁?我的心是红色的,我保证每天都和你分享。

    无私的工作,自尊,不怜悯魏一沉重。

    彭雀看着,彭云的脸被风遮住了。

    我为我的姿势感到羞耻。我想用一把铅刀。

    长久以来的教学思想善良,恒常居所只来自诉讼。

    不是为自己的隐私感到悲伤,而是为世界哀悼。

    邓小平因病去世后,1997年2月25日,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发表了赵朴初的《邓小平同志的挽歌》:

    眼泪从世界各地的河流中倾泻而下。神舟情不自禁地看着星星下沉!

    谁在他杰出的能力和才能上比盛德锋更好?

    我将永远记得,在十年的哀悼和混乱之后,我以高超的技巧开始了工作。

    悲伤和共同的鼓励跟随教学的遗产,展现古今未来的辉煌。

    这些诗歌不仅反映了赵朴初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真诚赞美和怀念,也是他长期团结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见证。